巨大的日青

无法触碰的拥抱

日常ooc!慎入!

此文致我最爱的唯一一对BGcp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飞过山是被一阵脚步声吵醒的,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光学镜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走进来。

阿尔茜!她怎么会来这里!飞过山有些意外,一般阿尔茜是不会随意来他的充电房的。就算是找他,也只会让救护车或者擎天柱去喊。

眼前的阿尔茜似乎很疲惫,光学镜半睁着
连脚步也有些虚浮。但不知为什么,飞过山总感觉她的疲惫中还带着些许悲伤。

“哟!阿尔茜,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了啊”
飞过山走上前,笑嘻嘻的打招呼。结果阿尔茜却像没有看见他一样,径直走到他的金属床头柜前,开始翻找他的东西。

“诶,还是这么高冷啊,等等,你在干嘛,
别乱动啊”飞过山连忙提醒道。

结果阿尔茜却无视了他的话,依旧继续翻找着

“等等!那个也不能碰!”

“这个也不行!啊啊啊你在干啥!”

“啊啊啊别找了,乱了我还要重新整理啊!”

无论飞过山怎么提醒,阿尔茜却没有一次听他的。飞过山表示他很奔溃。

普神啊,完了

最终飞过山还是放弃了挣扎,他呆坐在充电床上看着阿尔茜的动作。

她的动作虽然大,但却很小心翼翼,每一件东西都是轻轻的拿出来,放在地上。生怕破坏了一样。

“哐当”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。飞过山定睛看去,只看见一个银白色的东西在地上——那是他头雕上的牛角装饰,是他以前同霸天虎战斗时被打掉的,为此他心疼了好久。虽然后来救护车给他安了一个一模一样的。

可阿尔茜看到这东西时,却明显的楞住了
他缓缓的捡起牛角,光学镜紧盯着。

“诶诶,咋了,是不是有什么。。”飞过山后半句的话被噎在了发生器内——他看到阿尔茜哭了,清洗液顺着她的面甲流下滴在地上。

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阿尔茜哭,以前无论是失去搭档还是受多重的伤,她都没有留下过一滴清洗液,永远都给人一种坚强独立的感觉。

“小飞。。。”阿尔茜把手中紧握着的牛角放到胸口,呢喃着自家搭档的名字,清洗液沾满了她的面甲。

“阿尔茜,别哭了,我在这”飞过山柔声说道,走到她的身边,张开双臂想拥抱安抚自己最爱的人,就在这一刹那,他的双臂穿过了她的身体,拥抱也落了空。

飞过山楞了楞,这时他才意识到一件事——自己已经死了。

是啊,他死了,他怎么就忘了这件事呢。
早在很久以前他就该回归火种源的,只不过是因为他对阿尔茜的执念太深,导致他一直徘徊在这世界上。

“抱歉阿尔茜,我无法再像以往那样抱住安慰你了”他轻声说道

寂静的房间内回响着阿尔茜那让机心疼的
的哭泣声

阿尔茜第一次哭的这么撕心裂肺,像是要把所有的悲伤和想念宣泄出来一样不顾形象的大哭着

渐渐的,似乎是哭累了,她怀抱着牛角装饰躺在搭档的充电床上沉沉睡去。飞过山就坐在她旁边,用自己虚实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对方的面甲

“阿尔茜,好好睡一觉吧,醒来就把我忘了吧,即使我不在你也要继续坚强的战斗下去,领袖卫队需要你,你的战友需要你”

“再见了,我最爱的阿尔茜”他低下头雕在对方的金属唇上轻轻落下一吻,伴随着这一举动,他的机身渐渐透明,在最后看了眼对方后,逐渐消散在空气中。

房间内最终还是只剩下了阿尔茜一个机,
那个红色的大个子已经完全消失,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等阿尔茜醒来时,已经是傍晚了,渐渐落山的太阳把最后的光芒照射进房间内。

不懂是不是因为哭的太累了,她这一觉睡的意外的舒服,恍惚中她感觉他的搭档似乎回来了,一直陪在她身边。原本悲伤的心情也缓解了很多。他摸了摸自己的金属唇,上面还留着莫名的余温。

“喂!阿尔茜!你怎么在里面待了这么久,
该出任务去了”烟幕的声音在门外响起

阿尔茜走下充电床,把手上的牛角装饰轻轻的放在金属床头柜上。

“小飞,我出任务去了,保佑我吧”她对着牛角装饰笑笑,转身走到门口拉开门,迎着夕阳走了出去。

“走吧,烟幕”

在她身后,放在柜子上的牛角装饰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闪发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