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大的日青

是不是我打开打击的方式不太对

蛤蛤蛤睡觉时突然蹦出来的脑洞蛤蛤蛤

因为BDKO的文好多都是虐的QAQ【心碎】      
所以自己产糖蛤蛤!  OOC有!慎入!

真·小学生文笔!

话不多说!关门放巨狰狞【啊呸】放文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击倒看来,自家火伴——打击,就是一根木头,对,还是那种特古老的木头。不会开玩笑,不会浪漫,不会调情——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?击倒经常这样想,不过意外的抛光技术不错

击倒本以外就一直这样下去,直到某一天他出任务回来。。。

“击倒~再来一次吗~你可是整整出了三天任务啊~”某天在拆完之后,击倒刚准备起身去查看一下自己的漆,就被打击从后面抱住了,接着略带撒娇的声音就这么响起来

等等!撒娇!打击!击倒愣了楞,刚想回过头去看一下,声音再次响起“好不好嘛~”
还是带着撒娇的口音!击倒怀疑是不是自己的cpu出问题了【我没听错吧!打击这个木头在撒娇?!】击倒心想。

后面的人见他没说话,手慢慢的向对接面板伸去。。“等等!”击倒抓住对方的手。
“打击,你。。还好吧”不确定的口吻,打击没说话,气氛一瞬间凝固。就在击倒以为就这样的时候,对方突然有了动作。

只见打击突然一个翻身,以体型把击倒压在身下。击倒愣住了,却对上一双金色的双眸。打击就这么看着击倒,以往平淡的眼神这次却带着点笑意

“我平常的严肃那是对外人”打击开口了,声音带着点笑“对自家媳妇怎么能这样呢,是吧,而且。。”打击把头埋在击倒脖颈“我好担心,担心你出任务回不来了,我以后给谁抛光啊”声音里含着委屈,以及对击倒浓浓的思念。

击倒楞了一下,他知道打击有一颗细腻的心,但没想到他想了这么多,随即笑了。

双手轻轻的搂住打击的头雕,用与以往不同的温柔声音说道“你这个傻木头,脑子里在想什么,我怎么会回不来呢,我可还等着回去让你帮我抛光和上漆啊”

打击没说话,只是把击倒抱的更紧了。良久,他说道“那你以后出任务要叫上我,我要保护你”

“呵”击倒笑了,“好啊,随你意,我的火伴”,双手把对方的头雕抱紧。“所以。。再来一次吧”打击单手抚上击倒的对接面板,
“等等!打击你不要。。嗯”

第二天,当红蜘蛛想找击倒研究一下超能量体时,却被打击告知击倒正在休息。

红蜘蛛只好作罢,但心里却在纳闷:最近的任务也没多大啊,这骚包咋这么累???

而在医官专属休息室里,击倒躺在充电床上抚着酸痛的腰,开始深深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打击的。。丫的!打击你记着!

评论

热度(8)